降租、赔偿,长租公寓再起风波,自如业主曝北京总部维权

原创 PC4f5X  2021-01-16 19:31 

来源:AI财经社

作者:李逗

蛋壳公寓一地鸡毛未收场的同时,长租公寓赛道的另一个头部企业自如又登上了维权热榜。

两天之前,数名北京自如业主堵住了自如总部大门,要求自如对合同解约事件一事进行赔偿。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是自今年6月份开始,便收到了自如的降租电话,降租的理由则是疫情因素。

早在今年初,自如房东们面临强制解约的消息一度在网络上传播。但半年时间过去,情况未见好转,有关自如解约业主的案例依旧层出不穷。直到今天,与自如强制解约的微博话题阅读量最高达920万。自如方面终于出面回应,会友好协商,根据合约赔付违约金。

但这并不能消除房东们的不满。比起两个月的赔偿金,他们还需要额外付自如高达数万元的装修费,“明明是自如单方面违约,但核算下来,我们还要倒赔自如几万元”。

业主和自如拉扯不休的同时,住在长租公寓的租客们逐渐感到慌张。在大量蛋壳租客被强制退房的外部环境下,长租公寓的暴雷声,也搅动着每一个自如客的心。北京的冬天来得迅猛,寒冬到来后,有着高达数百万量级租户的自如,能否成为年轻人的避风港?

强制收房却要赔上数万元装修费

“我之前的房租是4760元,但在9月份,自如在没有经过我同意的情况下就给我降了1200元,只给我打了3000多元,后来我一再沟通之后,等到11号才给补上了。等到11月22号后,自如在没有跟我协商的情况下,便自动解约了。”

今年6月份,自如业主李明便断断续续地接到电话,内容都是在谈降租,自如的降租理由则是疫情导致空置率较高。但在协商未果的情况下,李明的房租在11月22号自动解约了。

有着同样降租遭遇的还有王峰。早在2018年8月份,王峰便把它的房子以5年期制托管给自如,但今年4月份,王峰第一次受到了自如的电话轰炸,“几乎每天打电话,一天十几个电话的打,一直搞到5月底,跟我说租金要从7280元降到5500元,我不同意,决定要退租。”

据悉,不少自如业主们都接到了自如的降租要求,要么降租、要么解约,成为摆在业主们面前的一个无可奈何的选择。

但降租和解约本不是什么大问题,真正让他们不满的,是隐藏在合同里的高额装修费和家电赔偿费,这是他们此前史料未及的。

按照业主和自如签订的《资产管理服务合同》规定来看:合同提前解约,甲方应向乙方支付装修及新配置设施的损失费。而这份规定,被自如以制式合同的模式,写在了每一个与房东的托管协议中,房东无权更改。

被强制解约的李明事后算了一笔账,按照自如的赔偿规定,即使加上两个月的赔偿金,自己也要赔上4000 多元。

而对于业主王峰来说,这笔钱则亏的更大。“那个房租的违约金给我算了9000多元钱,但是他给我算的装修折旧费,还有家具家电折旧费费用,加起来一共是3万多元,和该给我付的那个9000多元钱合起来,我还需要给他们支付26000多元。”

“我的房子在交给自如之前,本身就是装修好了的,但是自如以无法知道电器安全性为由,把原有的家电给扔了,重新换上了他们的电器,但并没有给我任何赔偿。现在反倒要求我们赔偿装修,这太不合理了。”

维权风暴下,自如租客还能不能放心住?

在房东被降租忧虑的同时,另一端的租客们也在饱受着涨租的困扰。

再有1个月房租就该到期了,住在自如快一年的租客冉冉,开始紧密地向周围朋友打听租房消息。在此之前,她被自如管家通知,自己住的房租要从2390元涨到2630元,涨幅接近300元。

“我在网上对比了相同户型的价格,基本上都是比我现有的房租还便宜了200元,现在北京的租金整体都在降,但自如却在涨价,这就逼得我们租户不得不搬家了。”冉冉表示。

据贝壳研究院发布的11月北京租赁市场月报显示,11月北京住房租赁成交量环比下降3.8%,在8月住房屋租赁成交量达到峰值后,9月、10月、11月三个月连续保持环比下降态势。

事实上,自如的涨价幅度也被写在了和租客的签约合同里。按照合同规定,每年合同到期续约时,自如以3%-5%左右的幅度涨价。但在租赁市场下行期下,这样的机制便导致租户更偏向于退租,转而在租赁市场中重新选择房源。

在几经对比同小区同户型的价格后,冉冉不得不选择放弃现有房源,转而寻求下一个安身处。但在经历了几次租赁事件后,租房这件事本身已经让冉冉觉得头大。

“和其他中介租房,担心遇到黑中介,和房东整租,又很难租出去,以往认为自如是最放心的,但现在来看依然是不省心,真不知道以后租哪儿合适。”冉冉对AI财经社倾诉道。

事实上,在今年年初之时,媒体就曾曝出自如给业主降租,租客涨租的事件。

与此同时,自如自身也在面临目标客群流失的风险。根据北京市统计局公布的数据,2014年至2019年,北京常住外来人口数量共减少77万。其中,无论是2017年底的北京拆隔断事件,还是2018年和2019年的互联网裁员事件,都对以自如为代表的长租公寓业务产生或大或小的影响。

而在今年蛋壳公寓租户们面临大规模清退时,住在自如公寓里的租客们变得尤为焦灼。毕竟,以往无数的长租公寓的暴雷事件告诉他们,这场混战中,没有租客能置身事外。

作为国内长租公寓规模最大的企业,自如早期的盈利情况并不乐观。据媒体报道称,自如仅2015年至2017年累计亏损就近13亿元。2018年之后,自如启动多轮融资动作,2020年3月份,其又迎来了软银一笔10亿美元的投资,让自如的估值升至66亿美元。

而即使有资本加持,北京自如的盈利情况一直未能达到内部设定的KPI。据知情人士向AI财经社透露,早在去年12月,自如北京公司团队着手架构调整,原上海城市公司总经理周艺君成为新的接任者,任北京公司城市总经理。自如北京公司内部的海报一度也变更为:“牢记使命,盈利·北京”,并要求员工将其设置为手机屏保。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着长租公寓赛道的盈利压力。

当长租公寓不再被资本偏爱,缺失自我造血能力的蛋壳与自如们,还能继续有恃无恐吗?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xinguangs.cn/72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PC4f5X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